斑了个斑

欧美:SPN/Mar/DC
日漫:热血/运动/搞笑/JUMP
国娱:成哥和彬彬脸所有
(总会站奇怪的CP)
状态:自产自啃,沉迷K莫无法自拔。
2017.10.12 记
互fo的话私戳我说。

《*壮汉痴迷*》

*OOC,文渣谅解
*没车,哔哔哔

今天的郝眉很忐忑不安,因为他发现了最近自己身上出现的变化。他喜欢看KO做饭的样子。看起来帅气;KO在电脑前的样子,敲打着什么,然后好像发现他的视线一样微妙地勾起嘴角。那一微妙的类似笑容的东西也足够让郝眉刷一下面红耳赤;当然还有,KO看自己的眼神,郝眉就非常喜欢。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郝眉知道,这简直就像第一次交到男朋友的小女生一样。是的,小女生。

有一次他们正享受着幸福的床上蹦迪。郝眉不像以前一样一直试图遮住自己的脸,从头到尾都盯着KO。这种场景下,从KO视角看来,带着几分情色的眼神,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。

第二天,郝眉暗自下定决心以后忍住不看他。
因为他知道了,这个的惨痛代价是————下不了床。


咸鱼了。

我想试图推推婴儿车。
…。太不可能了。放弃吧。


最近在准备挑战长长长au。我的词汇量要坚持住啊…。



车…车。趴。我作为一个名朋里的郝眉,臣妾做不到啊。

《*壮汉生病*》

*OOC,文渣谅解

“你眉哥我身强体壮,才不会那么容易得病呢!”

一想起来,郝眉很想抽死昨天在众人面前吹嘘自己不会生病的那个人。转眼,他不仅病了,而且还挺严重。一直低烧,吃药不怎么管用,咳嗽也快咳出半边的肺了,还不停流鼻涕打喷嚏。可惜这么悲惨的时候,KO不在他身边。

肖奈这次要去深圳参加很重要的产品发表会,需要好几天。因为KO也是策划的主要参与者,怎么也无法推辞只好一起去。他走之前,给郝眉准备换洗的衣服,甚至很想把这段时间吃的饭都做好给郝眉打包。

郝眉窝在被子里,本来觉得挺冷,突然又觉得有点热,病还是一直好不了。他很想给KO打电话,但当时他可能正好在会场,跟他在一起的谁都不接电话。

郝眉急了,但又没力气生气。埋进被子里,头脑昏昏沉沉,好像很快要晕过去。

“喂…是你…KO…我…”

郝眉只记得自己接了肖奈的电话,但那头是KO的声音,至于后来怎么样了,他全然不知。等睁开眼睛,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

病房外头有微微和几个公司里的同事,还有护士在跟他们讲些什么。郝眉不作声,突然嗓子难受,干咳了几声,直了直腰板想要坐起来。刚坐好,就被急忙赶到现场的KO抱在怀里。

他什么话都没说。只是郝眉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声很快,还有很重的呼吸声,在耳边,都好像在窃窃私语一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明明送别的人该给出远门的人准备东西吧,啧啧啧。


《*壮汉吃醋*》

* OOC,文渣谅解

和KO在一起之后,渐渐地,郝眉在别人眼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有夫之妇。连他的女神,他也不怎么理会了,估计真的见上了也不会太激动。

郝眉的电脑自从被KO入侵过一次后,就一直好不了。就比如那个寺庙,只要桌面变成女的,改天那一定会变身成寺庙。这是真让他洁身自好?于是郝眉把桌面改成了于半珊的照片保平安。谁知,第二天一看,又变成了寺庙。于半珊笔记本还直接死机,好在他自己能修好,没有什么大碍。

郝眉很奇怪,这电脑怎么就跟自己的桌面杠上了呢?然后又想最后一次拼一把,把自己偷拍的KO单独个人照片弄成了桌面。

第二天一看,桌面变了,只是,这次不是寺庙,是前些天出去玩时拍的KO和他的合影。

这才,郝眉好像懂了些什么。

《*壮汉宠溺*》

*梗来自疼逊空间,今天转发突然脑子咯噔一下
*OOC,文渣谅解

今天外面雾霾严重,天气也比较冷。郝眉光从窗户望过去就开始瑟瑟发抖,下意识打了个寒颤。出门前急忙跑去从柜子里随便找了两件干净的外套,一件黑色的穿在自己身上,把另一件墨绿色的递给KO。

“外面看起来好冷,你也穿上外套吧!”

“犹豫什么?!这是干净的!”

“衣服是我洗的。”说着KO又面不改色,接了上衣穿在身上,低眸看了看明显短了的袖子。

郝眉眼见外套短了,觉得男子汉的自尊受到了屈辱,气鼓鼓地快一步出门走去上路。

来到公司,于半珊和丘永侯凑过来调侃郝眉,吐槽KO的袖子怎么短了一截。郝眉更生气了,跟他们斗嘴斗不过,只好又气鼓鼓坐到自己的位置做自己的工作。

肖奈今天有新工作要给郝眉安排,但是郝眉都还没有做完上次安排的那些。当然,大神没有选择等待,毕竟大家都有份内工作,多了一件都会拖慢进展。

肖奈带着一个文件夹,走到大家都看得到的中心位置,清了清嗓子弯起眼眸,腹黑地勾起嘴角:“那位黑色衣服的小兄弟,过来接新任务。”

“我靠…老三,谁是你小兄弟…我这个还没做完呢…”

郝眉嘟嘟囔囔,这就想起身去接,不料,KO赶在他之前就走到肖奈面前,接过文件夹,道一句:“好。”

这么一看,他把墨绿色外套脱掉了,里面正是穿着黑色衬衫。

郝眉的气一下子消没了。



码一码梗题。以防鸡血用完就变咸鱼。

还有,想写一系列,幼化啊兽化啊变小啊诶诶诶

还有土拔鼠日啊…返老还童啊…追风筝啊…(。这些AU估计会被寄刀片

*煤球壮汉的邮件笔友*九*
*借名朋对黄金戒的简介*

10/15

大星星。昨天我跟你讲过,我室友跟我告白了。早上我们回公司,就被围观了,说我们没换衣服肯定有猫腻。还有愚公跟我说,他昨天明明看到我趴在桌上睡着的时候KO帮我移了位置,谁知道是不是趁机拿走钥匙的。

只会玩套路!他还在“玻璃房”和老三一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这边。很气。

我之前不是说过分卡的问题吗?原来他用分卡存的钱买了戒指。还是纯金的。这个年代哪个男人戴纯金的戒指?还有,他形式上的给我戴完之后,又拿出来把戒指用条链子拴在我脖子上了。

我说你干什么,他就冷冷地回答:“会弄丢。”

我去,我这么靠不住的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我也很想买那个香榭之吻,谁叫我穷。

《*只有你不存在的世界*》

*恋爱中的煤球壮汉
*送给全世界最好的KO
*用郝眉皮写的小情书。是糖,是糖,是糖。自我洗脑。
*梗:全世界只有我记得那个人存在过。
嗯,是糖。别打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工作,日日夜夜都只和电脑为伴,重复上来,除了匆匆也只有那么短暂可以懒惰的风平浪静。挽起袖口,紧簇着眉头,专注盯看电脑屏幕,生怕自己的神思开始飘荡,因为它们走了,便怎么也回不来。

今天午饭有糖醋排骨,不管是驴长了角,还是太阳从西边升起,可以肯定的一点是———老三心情不错。
肉质细嫩,美味可口,狼吞虎咽地吃起盒饭,却又有了那么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尽管谁都没有了记忆。以前,我认识一个更优秀的厨师,而拿这个糖醋排骨跟他做的一比,就有很多美中不足的地方。

抿了抿嘴唇,收拾好盒饭剩下来的垃圾,跟猴子和愚公调侃几句,憋着一肚子被欺负的气,继续对着屏幕码自己的代码。

晚上,工作结束。即将要关掉电脑的时候,忽然注意力被自己屏幕主题上女神的海报吸引了。她真有一时半会儿离开过这个桌面,变成了令人惊奇的东西。而现在又变回来了,自然而然。

顺利结束工作,必定会跟兄弟们喝酒解压。两瓶啤酒连灌之后,头昏脑胀睡在酒桌上。这时候,甚至可以梦见那个人脸的轮廓。好像没什么表情,但还是那么点微妙。

KO,全世界都忘记你的一天。
我又想起你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煤球知道了。果然微微师妹是不能惹的。

《*壮汉套路*》*一*

郝眉觉得自己一次次被套路,而且每次都是后知后觉,最后恼羞成怒。实在太没面子。他想了很久,翻遍百度网页,树洞亲友,找到了一些套路的方法。

又是阳光明媚,没有雾霾的一天。晚上回家之前他给和老三严肃讨论着什么的KO发了条微信消息。

今天的郝眉还是花式坑自己。

那什么,每月十四号的情人节快乐。
毕竟对于情人而言每天都是情人节。